宋人如何梦清凉

文章来源:中华文化网-文化-艺文 作者:楠书房 时间:2019年08月10日 字体:

原标题:午睡时分 | 梦魂飞入一片清凉地

琴箫和鸣,描绘了山林幽谷之间碧涧泠泠、枕流漱石之景,颇有游迹山林的闲适幽趣,尤其适合炎热的夏天来听。

夏日炎炎,中午小憩休息一会儿,也是宜养身心。千年前的宋朝人毛滂就在《烛影摇红·松窗午梦初觉》里记录下了自己午睡的情景:

一亩清阴,半天潇洒松窗午。

床头秋色小屏山,碧帐垂烟缕。

枕畔风摇绿户。唤人醒、不教梦去。

可怜恰到,瘦石寒泉,冷云幽处。

从 词里看,毛滂的夏天过得很是舒适,在成片松林环绕的一处轩室中享受夏日午睡的惬意。他周围的“碧纱橱”(即蚊帐)薄纱轻垂,头顶还放置着一架小屏风,其上 画的是秋天的萧瑟景象。似乎正是受到屏风画面的启发,词人在被松涛声惊醒之时,梦到自己的一度远行到一处远离俗世的山水角落,“瘦石寒泉,冷云幽处”。

宋人如何梦清凉

北宋 郭熙 窠石平远图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
这幅画中,近景溪水清浅,岸边岩石裸露,石上杂树一丛,枝干蟠曲,有的叶落殆尽,残叶用淡墨渲染。远处,寒烟苍翠,荒原莽莽,群山横列如屏障,天空清旷无尘,是一派深秋的景象,很贴合毛滂的词意。夏日在床边放上这样的屏风,想必视觉上一定很凉爽。

宋人如何梦清凉

韩熙载夜宴图 局部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
当时绘画与人的生活之距离比我们现在想象得要近,不信请看《韩熙载夜宴图》,画卷中有两张床,在床帐子内,本应该安装床栏的位置,却放 置了一组三扇的小屏风,围绕着床的三面;每扇屏风的屏面则是一幅完整的绘画作品,画着窠石老树、寒江垂钓一类北宋末年开始时兴的“小景山水”。

宋人如何梦清凉

实 际上,在这着名的长卷中,一切起“屏障”作用的家具或家具构件上,都少不了绘画的出现。其中,有用来分割室内空间的大型屏风,既有单扇的大座屏,也有三扇 相联的折叠式联屏,被范宽、郭熙一路的全景式山水画占据。画上出现的两座大坐榻,在围绕三面的栏板上,也都以绘画装饰。不过,画中的两张床却没有坐榻那样 结实的木栏板,安置在床上的,是真正意义上的一组小屏风。

宋人如何梦清凉

韩熙载夜宴图 局部

这实际上反映了古代生活中曾长期流行的一种起居方式——不装木板形式的床栏,却用一组活动的屏风来代替,这一形式至少从南北朝时起就很流行,在艺术表现、出土实物中都有参证。

宋人如何梦清凉

东晋顾恺之《女史箴图》局部(现藏大英博物馆),呈现了床上屏风的一种常见形式,将多扇屏风联成的折叠屏风沿着床沿围绕一周,代替床栏。

虽 然相传《韩熙载夜宴图》是五代画家顾闳中的作品,但已经有学者考证指出,这幅作品的生成年代要远晚于五代。实际上,在韩熙载、顾闳中的时代,这些放在床上 的小屏风还是由多扇单屏组成的折叠式联屏,最常见的是当时长期流行的“六扇屏”,如花蕊夫人《宫词》中描写西蜀宫廷中的陈设,“床上翠屏开六扇,折枝花绽 牡丹红”,也出现过“曲槛小屏山六扇”,“晓堂屏六扇,眉共湘山远”等词句。这种在床上安放折叠屏风的方式,在敦煌绘画中也屡有表现,典型如“维摩诘问疾 品”:

宋人如何梦清凉

敦煌莫高窟156窟唐代壁画《维摩诘经变》局部,在维摩诘所坐的卧床上,同样设有折扇屏风,可以看到,每一扇屏风的正面均绘有青绿山水,背面则裱有彩锦。

不过,《韩熙载夜宴图》创作之时,距离韩熙载、顾闳中真实生活的年代毕竟并不十分遥远,其所反映的风俗与时尚,依然与五代一脉相承。画中对床上屏风的描绘,与一只横卧在山水画屏前的销金枕,仿佛就是“枕上屏山掩”“倚屏山枕惹香尘”诸句的形象化再现。

宋人如何梦清凉

床屏前的一只销金枕。画屏上绘有水墨画,呈现“秋江游艇”等宋时流行的主题。

精美的画作占据了这些小屏风的屏面,以至于这种床头屏风在文学中干脆被称为画屏,如“水文簟冷画屏凉”等句。文献、文物中呈现的五代绘画的种种成就,也都反映在了这些画屏上,比如屏风上有生动的花鸟画:“画屏金鹧鸪”“画孔雀屏欹”“屏上暗红蕉”...

不过,最常见、最流行的,却是山水画。

有黛染碧凝的层叠山影:“小屏屈曲掩青山”“小屏香霭碧山重”“翠叠画屏山隐隐”“小屏山凝碧”(魏承班《谒金门》)“床上画屏山绿”(冯延巳《更漏子》)。

也有烟波水云,溪岸无尽:

“展屏空对潇湘水,眼前千万里”,“小屏古画岸低平”,“屏斜掩,远岫参差迷眼”...

实 际上,山水画屏是如此占主导地位,以至于词人常把床头的画屏称为“山屏”或“屏山”。值得一提的是,对江南山水的表现,是五代绘画的重要成就之一。以董源 为最高代表的南派山水绘画的兴起和成熟,不仅丰富了山水画的表现内容,而且对水墨技法的发展,对中国画在空间感、透视等画理方面的探索,都有重大的意义。

而 这一绘画的新成就,恰恰也反映在了人们的床头。画屏上时常流动着名之以“潇湘”的江南平阔水景,“小屏闲掩旧潇湘”。李珣有《渔歌子》道“荻花秋,潇湘 夜,橘洲佳景如屏画”,词句形容典型的江南风景,美丽得如同屏风上的画面。这也从侧面反映出,在捕捉具有地方特色的风景一项上,五代绘画所达到的高度。

宋人如何梦清凉

宋人如何梦清凉

五代 董源 潇湘图 局部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
一 千年前的贵族们无疑是时尚的引领者。他们的卧室中不可或缺的床头画屏,正反映了那一时代上层社会流行的趣味。我们今天看到那些古旧暗淡的山水画卷,比如董 源的《潇湘图》,也许不会想到,这些艺术创作,在当时会与人们的日常生活紧密相连。至少,社会上层的男男女女,是以一种融艺术于生活的方式来欣赏艺术的。

宋人如何梦清凉

五代董源 夏景山口待渡图 局部 上海博物馆藏

《夜宴图》中那样的小床屏,除了在画作中呈现,也屡屡出现在词人的笔下,让后人得以知道,绘画是如何被引入了当时日常生活最私密的部分。金碧山水,精致花鸟,南宗水墨,都曾经见证人们最私密的时光,伴君入梦。

宋人如何梦清凉

明代仇英临宋人的《花下晓妆图》(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),便有一单扇小屏风置于枕前,可为头部挡风,其上画有水墨山水。

而从另一方面来说,这些画屏上的画作,呈现着时代风格的面貌,也许同样反映了日常生活对于艺术流变的敏感。各种绘画上的新画种、新风格、新趣味,都能很快地反映到他们的生活中,其深入的程度,直抵罗帐枕畔。

在绘画和自然都与人日益疏远的今天,这样的画屏或许能给我们一点启示。

(图片来源于楠书房)
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!